点击关闭

课目射击-比赛来到难度最大的高塔攀登射击课目

  • 时间:

【张艺谋将拍谍战片】

受這些年參賽的啟發,我大膽創新組訓施訓方法,緊貼實戰隨機設置狙擊條件,不斷從難從嚴培養隊伍。數年下來,我先後帶出了10名世界冠軍,培訓反恐骨幹數百人。我們的狙擊隊伍屢次在國際賽事中摘金奪銀。

這次比賽讓我深刻認識到,不管是比賽還是實戰,都需要技術、心理和意志的全面過硬。技術精湛只是基本要求,綜合素質過硬,才能在世界賽場上為祖國爭光。

偵察判定射擊課目中,選手要通過5米長的排水管道,再利用模擬無人機戰場監視畫面,判斷出隱蔽在幕後的半身靶位置,然後進行精準狙擊。

“射手看到的畫面是從目標靶背面拍攝的,與肉眼視覺正好相反!”匈牙利選手雖然在這個課目中判斷錯了方向,依然連連稱贊中國的特戰理念,“我參加過很多射擊競賽,中國舉辦的比賽是最貼近實戰的!”

隊伍需要傳承和接續,年輕的隊員們也需要機會去淬煉和成長。歸國後,我選擇了從賽場退役,向組織申請擔任教練。但是,退居幕後並不意味著放棄出征。為祖國培養更多國際一流狙擊尖兵,是我給自己定下的新目標。

“接下來迎難而上,打一場翻身仗。”看著面色有些沉重的隊友,我不停鼓勵大家。隨後,比賽來到難度最大的高塔攀登射擊課目,隊員們需要連續完成爬坡、攀登、狙擊、索降和奔襲等多個環節,還要在800米任意距離上進行大俯角狙擊射擊。

賽後合影留念時,一些外軍選手找到我,表示要把先進的特戰理念帶回自己國家好好學習研究。那一刻,我撫摸著上臂的那面國旗,心裡騰起的自豪感絲毫不亞於在賽場上奪冠。

“穩住,要對得起那面國旗!”我狠狠咬了咬嘴唇,努力讓自己清醒過來。簡單調整後,我再次瞄準,扣動扳機。一聲槍響過後,子彈被刀刃從正中間劈開,在靶紙上留下兩個彈孔。

這次,我暗下決心,一定要讓五星紅旗在世界賽場上高高飄揚!

“努力成為國際一流水平的反恐特戰勁旅,永遠做黨和人民的忠誠衛士。”2014年4月9日,習主席為“獵鷹突擊隊”授旗時發出的戰鬥號令,我始終銘記在心。

藝無止境,天外有天。明白了這個道理,我潛下心來,堅持每天弔水壺練臂力、穿針眼練專註、揀豆子練心理……兩年後,經過層層選拔,我拿到了在匈牙利首都佈達佩斯舉行的第9屆世界軍警狙擊手射擊錦標賽的入場券。

比賽還沒開始,有裁判提出中國選手使用的鋼芯彈殺傷力過大,對其他隊員有潛在威脅。幾經協商,最後,我們不得不換用美方提供的槍械。

此時又有外國選手向裁判投訴:中國隊員防彈衣太輕,應該追加懲罰時間。一下子,我們的排名被拉到了第八。

一彈兩孔,滿分!現場掌聲經久不息。

我按照比賽要求一口氣衝上頂端,豆大的汗珠順著頭盔的邊角一直滑進護目鏡里。為節省時間,我顧不上擦汗,只能邊占領射擊位置邊努力瞪圓了眼睛。

2015年6月,第14屆世界軍警狙擊手射擊錦標賽,我第5次為國出征。這一次,我帶領隊員們包攬了全部5個課目的冠軍,創造了賽史紀錄。

“5發50環,在這裡只是剛剛起步!”大隊長一臉嚴肅地拿起狙擊槍,也打了5發子彈,不但也是50環,而且彈著點面積僅有指甲蓋大小。“作為一名國家級反恐突擊隊隊員,沒有高敵一手、強敵一籌的實力,就對不起迷彩服上臂的那面國旗!”他說。

中國軍人要永葆那麼一股子血性。當時我只有一個想法,拿出真本領,向其他國家選手證明:困難壓不倒中國軍人,我們只會越戰越勇!

狙擊手要練就高敵一手、強敵一籌的實力——

那場比賽,我們拿下了這個課目的單項第一。終於,五星紅旗在最高領獎臺上升起!“中國軍人,好樣的!”頒獎儀式後,外軍選手紛紛向我們祝賀。

據槍、瞄準、擊發,5發子彈打出50環。這是我從武警特種警察學院畢業來到“獵鷹突擊隊”後,第一次100米精度狙擊射擊的成績。

這項比賽的課目設置極其刁鑽:237米外,懸掛一個直徑僅5釐米的晃動目標,一組兩名隊員必須在規定時間內同時命中才算得分;水霧射擊課目中,兩台消防車在射手前方80米處向空中噴水,形成的水霧讓400多米外的目標若隱若現……

2016年,中國舉辦首屆“鋒刃”國際狙擊手射擊競賽,吸引了來自白俄羅斯、匈牙利等國家的100餘名狙擊精英。

幾個課目過後,我們暫列團體第4名,想拿名次,必須要拿下最後的課目“打刀刃”——在30秒內擊發一枚子彈,打中60米外的刀刃。刀刃厚度不足1毫米,透過瞄準鏡,就像一根拉直的懸絲。

2012年5月,在風光旖旎的約旦河畔,我迎來了人生中的第二場國際賽事——第4屆“勇士競賽”國際特種兵比武。參賽隊員中,不乏來自美國海軍陸戰隊、德國邊防軍第九反恐大隊、奧地利“眼鏡蛇”特種部隊等部隊的精英。

困難壓不倒中國軍人,我們只會越戰越勇——

打中了,高舉獎盃站上領獎台;沒打中,名落孫山登機回國……種種畫面輪番在我腦海中切換。

心中有信仰,腳下有力量。衝刺時,在我感到最苦、最累、快要堅持不住的時候,我又想起了大隊長的那句話——“一定要對得起上臂的國旗!”我咬牙衝過終點,餘光瞥見了裁判伸出的大拇指。

當我略帶得意地轉身望向時任“獵鷹突擊隊”大隊長的米彥廣,等待表揚之時,卻被毫不客氣地“教育”了一番。

破門、攀登、占領射擊位置……在街區突入射擊課目中,我方隊員們配合默契,動作一氣呵成。但是由於對新槍性能不熟悉,我的第一發彈就跑了靶,周圍3名隊友的成績也不是很理想,最終我們以20中15的成績暫居第五。

王占軍帶領隊員們進行實戰化訓練。帥剛社 攝

“臨陣換槍,這還打啥?”對狙擊手來說,狙擊槍和狙擊鏡就是自己的命根子,隊友一時都有些想法。但這是國際比賽,不管遇到什麼難題,都要全力以赴去拼搏。

測距、測風速、修正彈道和風偏,砰砰砰……6聲槍響後,遠處目標應聲倒地,索降繩降落到地面,我奮力沖向終點。此時體能已接近極限,一陣撕心裂肺的疼痛從喉嚨蔓延到肺部。

設計比賽時,我們不僅融入了精準狙擊、運動狙擊、潛伏狙擊等實戰理念,還研究設置了千鈞一髮、暗箭刀鋒、生死對決等12個實戰化比賽課目。

為祖國培養更多國際一流狙擊尖兵——